隔窗知夜雨

这里陌亦云,
本命云亮
鸡助文手,
备考忙碌期间产粮比较艰难
谢谢喜欢

【原创/明弈】牡丹解忧店(三)

轶事(续)
【长路慢慢,有一心悦之人相伴,足矣】
回忆起那年那时,张黛儿想起她居然输给了一个男人

【原创/明弈】牡丹解忧店(三)

            张黛儿是他和先生刚搬到这个镇上时认识的,那时的他不过十三、四岁,因一场对弈被誉为“天才少年”的他生性薄凉,不善与人打交道,初来乍到也没有几个朋友,再天才也终究是个少年,好玩喜乐是天性,而在这最孤独的时候,他遇到了只比他小一岁的张黛儿。张黛儿是跟着奶奶来找她家姑姑的,也就是王婶。就是在那个时候,她主动闯入弈星的生活,给他带来不少童年的欢乐,但再如何喜欢,这个玩伴于他来说只是玩伴,离他心中的心仪之人太远。
               刚踏入院落,弈星便瞧见了一丛牡丹后边的那个鹅黄纱裙的少女,她长得不出众却灵气满满的模样,今日乌发梳成双平髻,瞧着十分可爱,见弈星走来,她转身欲扑入他怀中:“弈哥哥!”弈星不着痕迹地一侧,躲过了张黛儿的熊扑:“好久不见。”张黛儿察觉出他有意躲着自己,以为他是觉得男女有别,心直口快道:“弈哥哥,待你及冠,娶我可好?”“...”空气突然凝固,弈星神色复杂,酝酿许久才艰难地开口:“抱歉,我....”“阿星。”清脆的声音犹如救命稻草般响起,弈星迫不及待地转过头去,看向公孙离的眸子闪烁着光芒。站在长廊上的公孙离见状抽了抽嘴角,终是没有辜负他的期望:“先生找你。”弈星转身, 不忘对张黛儿客气道:“先生在找我,抱歉了黛儿。”
          看弈星离去,张黛儿气急败坏地跺了跺脚,眼角不觉红了一片,公孙离稍微靠近一点,便听见了她略带鼻音的声音:“本想和他一同回去的...”公孙离将栏上的油纸伞抱在怀中:“他不会答应的。”张黛儿闻言,抬首看她。公孙离侧身,看着内室窗边的两个身影,似乎是讨论棋局讨论得出神,全然没有意识到两人靠得很近,公孙离开口,饱含笑意:“这里,有他珍视的人。”张黛儿瞪大了眼睛,许久才缓过神来,深吸了口气:“我走了。”公孙离笑着对她挥挥手,告别又一个牡丹店的过客。她轻笑,有些人,注定会因为心爱之人停留,她又何尝不是如此。
            “喂,什么时候开饭啊,阿星还没做好饭吗?”檐上传来的声音令公孙离登时没了赏花忆事的情趣,她仰起头狠狠瞪了一眼屋檐上躺着的红发男子:“要吃你自己做,阿星手伤了。”“成,反正俺也不想回顾你的手艺。”裴擒虎从檐上翻下,甩甩手一脸嫌弃状。“你...!”
            风清云正好,窗边无笑声却觉笑语不止。走得再缓慢又何妨,转身回首,有一心悦之人相伴,足矣。

暂退假条

假条
占tag抱歉
五六月份有很多重要的考试,所以更新会不定时的,大概是暂退,感谢一直以来各位的喜欢,回见

【原创/明弈】牡丹解忧店(二)

轶事
【关于弈星星的童年玩伴/师父的情敌(?)】
那天,十六岁的弈星深刻地感觉到:女人真可怕...
腹黑徒控师父明X聪明贤妻徒弟星
(含裴离,防雷慎入)
2.轶事
             “弈星,又是你来买菜啊。”弈星抬眸对卖菜的大婶笑笑:“嗯。”一只手敛起垂下的袖口,低头挑起菜来。大婶笑眯眯的细细打量起这位俊俏的少年来,半响,开口:“弈星啊,今年也十六了吧?”“嗯,是。”,大婶闻言,笑意更深:“有没有看上哪家姑娘呀~王婶儿给你看看合适不。”手上的动作顿了顿,心仪之人么...那个日夜相对发白发男子在脑中一闪而过,弈星拍拍自己的脸:怎么可能!那可是于他如父的人!立刻收拾好情绪,刚回过神便听到王婶在叨叨:“我侄女儿,那个张黛儿 就你刚到这儿的时候和你玩的挺好的那个小女孩儿,从城里的私塾刚回来就嚷着要找你呢。”弈星麻溜地挑好菜递上菜钱,嘴角十分牵强地扯出个笑来:“王婶,我先走了。”“哎,这么快?”弈星起身离去 ,动作迅猛似风:女人真可怕。
           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就对师父抱着这样的感觉了...男子与男子一起这种违背常理的事情...师父会觉得很恶心吧。不觉手中的茶水已溢出杯檐落在指尖,条件反射地一收,瓷杯被打翻,滚烫的开水尽数洒在衣袍上,弈星吸了一口凉气,褪下外衣,不顾发红的指尖麻利地收拾起来。
          “阿星,怎么了吗?”从茶室门外探进个人来,那是个魔种少女,橘粉的长发梳成高高的马尾,红衫长裤,背后的蝴蝶结后尾轻而长,走路时轻盈盈地飘在后边,很是美观。头上的兔耳不时动动,细眉杏目,好一个俏丽佳人。“阿离姐姐,”弈星习惯性地弯弯眉眼:“方才不慎洒了水,收拾一下就好了。”公孙离眼尖地瞅见他发红的指尖,伸手揪住他藏在身后的手:“又发呆了罢,唔,还是先生心爱的茶盏啊...没什么大碍,东西先放着,去上药。”“不必...”公孙离拉着他,不容分辩地往外走:“你身体本就不好,如今天凉了,上了药记得换件衣裳...”不容反对的举止与温柔的话语让弈星心里不觉暖上几分:“好。”
          “对了阿星。”“嗯?”“张家那个小姑娘还在院里等你呢。”“...”“先生嫌她吵,让我来找你。”“...我这就去。”

【原创/明弈】牡丹解忧店(一)

这篇是绕着一对cp写剧情,所以会有很多副cp
私信云亮、信白,如果有喜欢的cp,可以在评论区告诉我,我会看着写的√
私心占了tag抱歉
是按照我心目中的小明和星星写的,所以跟你们想象的可能不一样。。小明腹黑,偶尔毒舌(对星星特殊待遇,超温柔)星星聪明,发现了自己对师父特殊的情愫(然而很怂)很...贤惠,偶尔天然呆但绝不是傻白甜,双向暗恋,he√
大概可以写一年
要写的很多,很可能ooc。。不介意的话祝食用愉快

1.
           一阵柔和的清风拂过,清冷的梅香扑鼻而来,抬眸,“牡丹解忧店”那朱红色的府门不知何时被打开,门口处站着个发色极浅的少年,尚未及冠的模样,眉眼间稚气未脱,生的十分俊俏。他眉眼微弯,侧身对府前徘徊已久的男子做了个“请”的姿势:“这位公子,我们先生想请您进来喝杯茶,不知先生可方便?”无可挑剔的礼仪,男子忍不住在心中夸赞一番。他拱拱手,还了个揖礼:“有劳。”
           院落修建得无比典雅,由红漆木修成的雕花长廊充满韵味,如此大手笔,令人不禁惊叹不愧是出名卦象师的府邸。
            “先生。”少年对着帐帘后的白影开口:“人已带到。”“嗯。”一个低沉的声音从帐帘后面传来:“星儿,辛苦了。”被称作弈星的少年对身后的男子点了点头:“先生慢聊,我去沏茶。”风撩起帘角,里面坐着的是个看起来十分年轻的白发男子,应是传闻的牡丹方士的弟子,今牡丹方士,明世隐,他转过头,与少年对视一番,认真地开口:“不要普洱。”“...”弈星的脸登时垮了:“西山白露。”
             见少年离去,男子掀开帐帘踏入内室之中,白发男子点了点头:“坐。”男子入席,看着对面的明世隐,紧张得有些坐立不安。“早闻刘先生大名,今日到此,不知所为何事?”异色的眸子射出的目光,似能将人看透。刘备深吸了口气,面上突然攀上抹红云:“咳,既然先生已知悉在下的来意,在下便直说了...不知我与东吴小姐的联姻,是凶是吉?”刘备惴惴不安的模样,明世隐表示很理解:东吴大小姐是远近闻名的烈性子,性子烈就罢了,要是个虎背熊腰的,以后就有刘备好受的了,打不死也要没半条命。
            刘备心烦意乱,东吴偏偏趁孔明和子龙外出办事时提出此事,庞统又不知跑去了何处,对这种事情丝毫没有把握的刘备表示为了人生幸福真的应该好好斟酌斟酌。“刘先生大可放心。”明世隐微微一笑:“孙小姐长得并没有那么可怕。”刘备缓缓松了一口气,结果半口气还没呼出来,就被呛回了肚子里,因为他清楚地听见明世隐来了句:“只是性子,可能比你想象中的要可怕一点。”“...”
             帐帘一动,弈星端着沏好的茶和一叠瓜果走了进来,见刘备面色不好,有些疑惑地开口:“怎么了?”“没事。”明世隐笑笑,刘备明显地察觉到他的声音柔了几分,神秘感悄然散去,只留下似水的温柔。刘备抬起眸子神色复杂地在两人之间徘徊一阵,明世隐转过头,深深地看了他一眼,刘备立刻我将想说的话尽数淹回肚中:这年头,算卦的都好可怕...“多谢先生为在下解谜,感激不尽。”不再多语,刘备起身拱了拱手,只觉空气中充满恋爱的气味,麻溜地离去。
            “哎?”弈星愣了愣,放下茶盏的动作顿了顿:“这么快?”明世隐笑着点了点头:“既然如此,星儿陪我喝吧。”“...哦”窗外的牡丹不知时节地开出花苞,是饱含心绪的模样。
            

【云亮】一见钟情by陌亦云(原创/校园/天甜不虐)21-30

【ps:30是车,女装play,慎入】https://m.weibo.cn/6336058154/4213618804883666
感觉还有很多没写到位的地方,看到有点想捶死自己(哦不我要冷静)评论有链接√

【云亮】一见钟情by陌亦云(原创/天甜不虐/校园)11-20

这次是11-20的,一共有三个链接,都走微博(评论会放多一次)
https://m.weibo.cn/6336058154/4209644638967225
https://m.weibo.cn/6336058154/4209645083736669
https://m.weibo.cn/6336058154/4209645399303306

【云亮】缘起情深(下)(车)

上片的继续,很粗糙的车,今天依然是个立flag赶文的日子...评论还有一个链接https://m.weibo.cn/6336058154/4208690481268687

【云亮】缘起情深(上)(传说中前戏话超多的车)

食用说明:其实就是想开车...
含部分赵云性转(前世)x武陵仙君
大概是云妹遇到仙君然后为救仙君而死后来转世循着模糊的印象找到仙君并娶回家的小短片。本来想做情人节礼物的,结果太忙赶不上,就当做是给大家的新年礼物了,新年快乐~
——————————分割线——————————

            十里桃花林在本该含苞的二月开得无比灿烂,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人前来,这给诸葛亮增添了不少事情。想到这里诸葛亮就很来气——他本是天上掌管姻缘红线的武陵仙君,不过此番来人间渡劫时削了法力,就在凡界被当算命先生一样使唤!整天面对着来求签的人,他真的想一桃花糊他们脸上。这么想着,他就真的这么做了,自那以后,附近的人都知道了这片桃林的神仙的臭脾气,渐渐的,桃林就成了人迹罕至的地方。
              也许是天意,让她误入这片桃林,撞见躺在桃树上小歇的他。她不过豆蔻之年,一身素色衣衫,一头棕发及腰,五官端正,眉浓如墨,除了那双好似潭水的湛蓝眸子,长得真如男儿般潇洒俊朗。那时,诸葛亮就觉得,若这人为男子,定是位英姿飒爽的将军。“你是来求签的?”诸葛亮打了个哈欠道。她看着诸葛亮,并不在意那人一副慵懒的模样,而是眨了眨漂亮的眸子,答非所问:“你是神仙吗?”“哦?”大概是许久未见人来了,诸葛亮饶有兴趣地开口:“为什么会这么说。”“他们说这片桃林里有个坏神仙,成天作恶拿桃花砸别人,别人都不敢靠近。”诸葛亮撇了一眼她握在手中的长枪,手中的桃花扇半掩住脸:“这么说,你是来取我性命的?”“不。”她摇了摇头:“你不像坏人。”“哦?你怎么看出来的?”那人闻言,一本正经地予以他答复:“你长得很好看。”“噗。”诸葛亮被逗笑了,轻扑两下手中的扇子:“也罢,就当是缘分了,给你免费算个卦求个签。”下一刻,诸葛亮却呆愣住了——他竟看不透她的姻缘:“你...”“嗯?”“没什么,你早些回去吧,天要暗了。”“那...我之后可以来找你玩吗?”“...随意。”“好~桃花神仙,你是神仙,要说话算话的哦。”“桃花神仙?真难听。”诸葛亮不满意地蹙了蹙眉:“我叫诸葛亮,字孔明,不叫什么桃花神仙。”“那我叫你仙君好了,仙君,初次见面,我叫赵子胧。”那是他们的相识,美好得如枝头含苞待放的桃花。
              一年又一年,她已到及笄之年,却不像其他家的女孩子般,在闺房绣花、弹琴,比起这些,她更偏爱舞刀弄枪。记得他曾调戏她说:“你这样小心嫁不出去的。”她对此只是挑了挑眉,并不在意:“女子一定要嫁?那我偏要娶个夫人回家。”“噗”他忍不住笑出了声应和道:“你的确不适合嫁人。”她回以一笑:“我也觉得...那,我娶仙君可好?”诸葛亮一挥手,桃花成片地糊上她的脸:“说什么呢。”“咳,没事,说仙君你好看。”“嗯,的确。”“...”
              天嫉良缘,那一场突如其来的天火点燃了十里桃林,也改变了他和她的一生...“你走吧,这是我命中注定的劫...”他本就是由天地灵气孕育而生的桃树修成仙,就算是神仙,本体若被毁,也逃不过陨落的命运。她咬咬牙,用芭蕉叶不停地打着边上的潭水,试图浇灭这场灾难:“不,我不会丢下你的!”诸葛亮勉强露出个不好看的笑来,用剩余不多的法力将她送出桃林:“我是神啊,不会那么容易死的。”十里桃林此时红得好似天边的晚霞,诸葛亮倚靠着本体的桃树,看着周边的桃林逐渐在火光之中化为一片灰烬,感受着体内的灵力逐渐消散,猛地一咳,嘴角沿下血来,有些自嘲地笑笑:“想不到,我竟会是这种结局。”那双玫红色的眸子渐渐合上,视线朦胧之际,似看到那熟悉的身影朝自己跑来:“仙君,小心!”他想不到,她竟然会回来,当她看到被火点燃的树枝将砸到奄奄一息的他身上,她想都没想就扑了过去,一把推开了他。感觉到被一把推开,诸葛亮瞪大了眸子,看着那个熟悉的俊俏容颜和坠下的枝条:“不...”天火顺着枝条点燃她的素衣,她颤抖着开口,鲜血不受控制地从嘴角沿下,湛蓝的眸中满是不舍:“孔明...等我...下辈子,我定要娶你为妻...”
               也许是她的魂魄和血浇灭了燃烧他本体的天火,他能清楚地感觉到伤痛的散去,可难以治愈的,是他心中的痛。这时他才知道,他之所以看不透她的姻缘,是因为那就是他自己的姻缘。他安全渡劫,而她却在美好岁月中消逝。诸葛亮轻扑手中的桃花扇,一阵清风拂过,桃林中燃烧的天火,连同她的尸体一齐消逝,看着再次绽放的桃花,诸葛亮的眼前一片模糊:“花开有时,重逢无期...”
            “仙君。”熟悉的低沉声音将诸葛亮拉回现实,他眨了眨眸子,疑惑地“嗯”了一声,却发现眼前一片黑色。“现在可是洞房花烛夜,仙君这种时候分心,真的好吗?”遮挡事物的盖头被掀起,抬眸看去,面前的人一头棕发,眉浓如墨,五官端正,那双湛蓝眸子看着他,目光温柔地都能拧出水来,一身红袍,正是他的夫君——赵云,赵子龙:“在想什么呢?”之前就觉得,他若为男子,定是位相貌堂堂地叫大家闺秀朝思暮想的祸水蓝颜,再见时,他惊叹果然不出他所料。半年前,赵云循着模糊的印象找到他,他惊叹缘分的坚固,决定再续良缘,却想不到...自己居然是下面那个。
              知晓他没有忘记自己,对前世也有模糊印象,诸葛亮故作惋惜的模样叹道:“我在想,若我上辈子拉你成婚了,就不会像现在这般,被你吃得死死的了。”“呵,”赵云将他压倒在床上,整个人覆上他:“那么,孔明就自己感受一下吧。”舌头钻入他的口中,有熟练地挑逗着他的舌根,扫过他的贝齿,许久都不愿退出,一副要把他吃干抹净的架势。
            

【云亮】一见钟情by陌亦云(原创/天甜不虐/校园)

一见钟情【1一10】
贴吧的被删掉了,在这里发一下,链接走一波,剩下的会慢慢放出来,ps:已经完结了
副cp:信白、药鱼、邦良https://m.weibo.cn/6336058154/4205964045858477
评论去还会有一个链接

【云亮R18】黑道云亮(abo+囚禁+道具)【短篇完结】

重发一次,这里亦云,新文试水,评论会再发一次链接讲的大概是先上后爱,这时候云妹是喜欢亮亮的(强烈的占有欲)但亮亮是被迫成结的,后来两人慢慢相处喜欢上对方...自己脑补嗯嗯http://note.youdao.com/noteshare?id=7f2c90d76813356511d6d6590ff45c45